两性故事

主人的规矩以及惩罚,被轮日了,日死我吧

作者:admin 2020-01-18 14:10:37 我要评论

    缘故。”

    赵立晨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觉得头昏眼花。

    “会不会有人给我们下yào了?”浓然被人下过迷yào,她才有这样的猜测。

    “什么?这间房里面有迷yào?”赵立晨立刻伸出手去,捂住了嘴巴。

    “没用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了!否则yào效上来,你们会死掉的!”孟广才的声音突然从小黑屋的外面幽幽的传进来。

    赵立晨面色一凛,他本想起身却一阵踉跄。

    “姓孟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不就是博仁医院的供货问题吗?我们可以好好商量!”赵立晨为了保命,只能暂时妥协。

    “谈一谈?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你是怎么对我的?今天,我就让你yù仙yù死!”孟广才一脸的狠厉。

    “在滨江市行走的人,都是为了赚钱,相信孟总也不例外。您这样做,是要与我为敌啊!”赵立晨轻轻勾动嘴角,心中却没有十足把握说服孟广才。

    “赵立晨,你就是个人渣。你挡了这么多人的财路,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就在里面好好享受,想要却得不到的滋味吧!哈哈哈!”孟广才笑的yíndàng,他转身离开了小黑屋外面的套间。

    “孟广才,你这个死变态!我就知道你是个下三滥的东西!”赵立晨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没用的,孟广才在屋子里面下了迷yào,里面应该有催情的成分。”浓然一脸可怜的望着赵立晨。

    “迷yào里有催情yào?”赵立晨收敛所有的不开心,竟然有些心花怒放。

    眼前的浓然是那么的知xìng大方,白皙漂亮。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对她动情的,何况是久经沙场的赵立晨?

    “是的,这是孟广才的惯用伎俩。他一直这样折磨我,如果我不听他的话好好陪客人的话,他就会把我关起来,给我下很重的迷情yào,让我自生自灭。几次我都挺过来了,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把握!”浓然重重地垂下头去,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还有我,如果你挺不住了,我可以帮你!”赵立晨自告奋勇的道。

    “没用的,自从我生过孩子以后,我就无法和男人在一起。孟广才就知道我有这个毛病,才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方法,故意刁难,他就是个老畜生!”浓然紧紧的攥着粉拳,整颗心一点点的向下沉。

    “原来如此!你发疯是不是和身体上的病有关系?”赵立晨越来越热,他烦躁的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古铜色的皮肤。

    浓然看了,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似乎要zhà裂开一般。她瞪了一眼赵立晨,马上别过头去。

    “也许吧!多年前的那件事让我没办法面对自己,所以,我暗自发誓,绝对不会和任何一个男人有亲密的接触!”浓然的脑海里不断回响起赵立晨脱衣服的那一刹那。

    眼前这个男人身材健硕,xìng格极好。如果浓然在十年前遇到赵立晨,她一定会奋不顾身的爱上赵医生的!

    可是,事过境迁,浓然受到了非人对待。她已经不想和任何一个男人有瓜葛了,即便赵立晨这么优秀。

    “原来如此!你这是心理上的问题,并不是身体的病痛。我可以帮你医治的,前提是你要相信我,把你自己完全的jiāo给我!”赵立晨一脸笃定的望着浓然道。

    “我从来没想过要治好心理上的疾病,可是小磊实在太可怜了!赵医生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接受治疗!”浓然害羞的垂下眼眸,绝美的侧脸让赵立晨怦然心动。

    第848章:乘人之危

    赵立晨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放弃。

    “我绝对不会乘人之危的……”赵立晨从喉咙里面滚出一句话来,可是他的身体十分诚实。

    因为催情yào的作用,赵立晨的头顶似乎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他呼吸更加粗重,更加迟缓。

    “你没事儿吧?赵医生?”浓然低声询问赵立晨的情况。

    赵立晨轻轻地摆了摆手,强忍住心中的激动道:“没事儿,我可以忍住!”

    说罢,赵立晨却不由分说的脱掉裤子,他实在太热了。

    “这样,我可以帮你,你不要在乎……”浓然用细细的胳膊环住赵立晨的脖子,低声求饶道。

    “我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呢?”赵立晨连连摇头,他有些粗暴的推开了浓然。

    浓然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从小腹处传来的温热直冲脑顶,她娇吟一声,再次贴在了赵立晨的胸膛上。

    女人的ròu浪是那么的迷人,夹杂着汗水的香气,赵立晨有些把持不住了。

    “我……我喜欢赵医生,我们可以互相利用!我的身体似乎要被撕裂了一般!”浓然的烈焰红唇寻找赵立晨冰凉的嘴唇。

    四片嘴唇碰在一起的那一刹那,迸发出耀眼的火花来。

 

   赵立晨急不可耐的抚摸着浓然胸前的柔软,他放纵自己肆意的揉捏女人的绵rǔ。

    “唔……好甜啊!”赵立晨从沙哑的喉咙里面挤出一句话来。

    浓然一直抗拒男人的抚摸,可是这一次也不知怎的,她竟然有些爱上这种感觉了。

    赵立晨像是yù火难耐的小兽,他的舌头勾住了浓然的粉色,肆意地攻击着女人的樱桃小口。

    一阵缠绵过后,赵立晨如燃烧的烈火一般,滚烫的身体毫不犹豫的压在了浓然的娇躯上。

    人影jiāo叠,两个人终于如干柴烈火一般纠缠在一起。

    “唔……好难受……”浓然只觉头脑发胀,她闭着眼睛享受赵立晨带来的阵阵舒爽。

    “再大一点声,你叫的很好听!”赵立晨满脸通红,他的吻不偏不倚的落在女人的胸上。

    浓然放开声音大叫起来:“啊……那里不行!真的好痛啊!”

    赵立晨却不管浓然的反对,他在女人的胸前留下了紫红的印记。浑圆的双rǔ在赵立晨揉搓之下变幻出各种形状,rǔ尖上的粉红色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赵立晨伸出舌头,热情地回应着浓然的身体。经过一番舔舐,浓然的rǔ尖更加晶莹透亮起来。

    “嗯……嗯……”浓然竟然扭动着腰肢,一脸享受的用修长的大腿紧紧夹住赵立晨的腰。

    赵立晨就在浓然无与lún比的肌肤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嗯……”浓然一阵吃痛,她有些无法忍受,赵立晨如此粗暴的对待她。

    “你很舒服吧?你叫起来实在太好听了!这是最好的催情剂!”赵立晨扬起头来,每个吻都可以轻易的点燃浓然体内yù望的闸门。

    “哦……赵医生好厉害!”浓然禁yù多年,这是她唯一一次毫不顾及的释放自己。

    赵立晨的手慢慢的顺着女人的人鱼线向下滑,在一个早已经濡湿的三角地带停了下来。浓然有些害怕的夹紧大腿,她紧紧抿着嘴唇,终于睁开了眼睛。

    暗室之中,充满着情yù的味道,让浓然无处可逃。

    两个人不过是陌生人而已,浓然如此大胆的把自己jiāo给赵晨,实属难得。

    在催情yào的作用之下,两个人更加疯狂的索取彼此。

    赵立晨轻轻地拨开了女人如玉琢一般的大腿,他的手指顺着濡湿的花心轻轻的探了进去。

    被异物侵入的充实感让浓然倒抽一口凉气,她睁大眼睛,只知道大口的喘气。

    “唔……这样太舒服了!赵医生,你……不要离开我!”浓然半仰着,她寻找赵立晨的嘴唇。

    两人再次忘情的吻在一起,赵立晨的手指开始在女人的花穴中进进出出。

    甜腻的花汁让赵立晨的手瞬间濡湿了,浓然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娇吟,赵立晨像是得到了什么鼓励,更加迅速地拨动着花心。

    浓然全身酥麻,整颗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痒痒的又很难受。她弓着身体,迎合着赵立晨的动作。

    赵立晨轻轻翻转手腕,拇指不偏不倚的按在浓然的花核上。敏感的细ròu在赵立晨的揉搓之下,立刻变得坚挺起来。

    “你好美!我就算是吃一辈子,也吃不腻!”赵立晨笑容满面地望着浓然。

    浓然有些惨白的鹅蛋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她抬起下巴,亲吻赵立晨胸前的红点。

    赵立晨被浓然如此挑逗着,他更加情难自持。

    赵立晨只好调转身体,经典的六九姿势历历在目。

    火热的巨大被浓然用小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终于伸出了粉舌,在男人早已经肿胀不堪的火热上吮吸着,撕咬着,舔舐着。

    浓然的嘴巴实在太厉害了,不过是几秒钟,赵立晨身上的所有热情都被点燃。

    赵立晨俯下身去,他轻轻地舔舐着女人的花心,用舌头慢慢地探进了浓然的花径。

    柔软的舌头搅动着花心,带来不一样的快感。

    浓然的大腿呈现出诱人的一字型,大腿根部的肌ròu紧缩着。

    赵立晨用手指拨开了花心的入口,粉红色的小孔就出现在眼前。

    “嗯……嗯……”浓然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丰挺的绵rǔ被赵立晨的八块腹肌压着,有些难受。

    赵立晨见浓然的呻吟声有了规律,他才调转身体,毫不犹豫地反转浓然的身体,从后面深深的刺入柔软的花穴。

    “啊!”浓然趴在地上,胸前的ròu浪还在翻滚着。

    赵立晨用手掌拖住了女人的ròu浪,细细地揉捏着。

    水穴不断流出粘稠的液体,滋润着两个人的皮肤。

    赵立晨的火热被包裹住,他在浓然的花穴中进进出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啪啪啪声响彻整个暗室,赵立晨的所有yù望都在浓然的身上得到了发泄。

    浓然疼的好想哭,可是这种疼痛夹杂着让人愉悦的快乐,她只好默默忍受。

    浓然娇喘着,不断地用丰腴的臀部撞击着赵立晨胯下的热铁。

    赵立晨却努力的扯着浓然的rǔ尖,慢慢地攻城掠池。

    浓然全身颤抖不已,她明显感觉到小腹处传来一阵阵的痉挛。

    “啊……我不行了!”浓然夹紧大腿,她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那张绝世盛颜满是yù望的潮红。

    第849章:打扰

    赵立晨并没有离开浓然的身体,他只是稍作停顿,却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不要!我的身体要被撕裂了!”浓然娇喘着摇了摇头,连连求饶。

    赵立晨的嘶吼犹如野兽一般,他彻底占领了浓然的身体。

    “嗯……”一阵怒吼过后,赵立晨才平静下来,一脸迷茫地望着浓然。

    情yù散去,赵立晨心头的yù火终于消散。

    孟广才眼线的时间差不多,才过来确认情况。他看到监控录像上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他差点气了个倒仰。

    浓然是什么样的女人?她连孟广才这样富可敌国的男人都不肯接受,却轻易的委身于一个心理医生,如此做法,让孟广才心生忌恨。

    “好啊!这个女人竟然敢和赵立晨在一起!看我不好好收拾她的!”孟广才气得一脚踹开了房门,径直走到了刚刚平静下来的浓然面前。

    “贱人!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和赵立晨苟合!你们就是jiān夫yínfù!”孟广才不由分说的抡起胳膊,一把打在了浓然精致的俏脸上。

    浓然被打得头昏眼花,半天没起来。

    赵立晨见状,犹如发狂的猎豹,直接冲上去扼住了孟广才的喉咙。

    孟广才忘了赵立晨会功夫,他的两只手来回乱抓,却不得功法。

    “你一个男人,打女人,你算什么好汉?”赵立晨的手指越发用力。

    孟广才的秘书见了,吓得倒退了几步,他快跑出去找人。

    “不要了,赵立晨挟持了总裁!”秘书扯开脖子大喊道。

    几个大汉闻讯,马上跑过来确认情况。

    赵立晨把孟广才当成了人质,才可以暂时脱身。

    浓然吓得全身发抖,她已经失去了理智。

    “不要打我!你不要打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我给你生孩子,我可以为你做所有的事儿,我可以为了你陪客户睡觉!”浓然吓得缩在了一边,大声哭嚎着。

    赵立晨见状,才明白为什么浓然总是随便抓一个男人就想把他变成小磊的爸爸。

    原来,孟广才这老家伙才是浓然孩子的亲生父亲。如果不是他对浓然处处刁难、恐吓,她绝对不会患上这么严重的心理疾病。

    一切的事都可以解释得通了,赵立晨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原来是你!你是小磊的父亲!”赵立晨瞪着通红的双眼,沉声问道。

    “那又怎么样?那个孩子是救不活的!我没必要在一个病秧子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你们这对jiān夫yínfù,我会让你们好看的!”孟广才一个劲儿的叫嚣着。

    “给我好看?我会让你好看的!你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畜生!”赵立晨狠狠地扼住孟广才的喉咙,低声嘶吼道。

    “赵立晨,你不要太得意,如果你杀了我,你会坐牢的!”孟广才声如游丝,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

    赵立晨听罢,才觉得孟广才说得没错!这样的男人,就该夺去他最喜欢的东西,让他尝一尝失去一切的味道。

    “好!今天我先不收拾你!改天,我会让你知道,在太岁头上动土是什么后果!”赵立晨威胁道。

    “小子,我劝你不要胡来。整个孟家大宅有二十几个打手,只要我一个电话,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帮忙的!你以寡敌众,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大汉警告赵立晨。

    “好啊!那我们就试试,到底谁的损失比较大?”赵立晨邪魅的勾起嘴角。

    趁着几个大汉不敢动弹,赵立晨不由分说的拉起了浓然。

    “浓然,你给我听好了,为了你的儿子,你要坚强振作。孟广才在我的控制之下,他不会再伤害你,也不会伤害孩子的!”赵立晨目光笃定地承诺道。

    “会吗?赵医生?他会杀了我的!”浓然害怕地扫了一眼孟广才,再次低下头去。

    “浓然,你是我的女人,你和赵立晨跑了,你就别想回来摇尾乞怜!”孟广才压低声音呵斥道。

    “只有自大狂才会把一个正常的人当成狗来对待!浓然,你那么年轻漂亮,你不该为孟广才浪费青春!”赵立晨柔声道。

    “赵医生,我真的很害怕!如果我逃走,他会对小磊下手的!我不想我的儿子出事儿……呜呜呜……”浓然哭声凄惨。

    “走!跟我走,我会保护你的!”赵立晨拉着浓然道。

    浓
相关文章
  • 老板在员工的酒里面下了药,小受体内塞东西

  • 主人的规矩以及惩罚,被轮日了,日死我吧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