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拾来的女婿下集,淋浴出水管堵了怎么办

作者:admin 2020-02-15 12:00:14 我要评论

    米夏浑浑噩噩:“不用了,你忙你自己的去,我能行。”

    “你先不用忙着防我,想防也等伤好了再说。”

    米夏头真晕了,这种时候不易逞强,况且也没必要防着人家什么,这里是医院,他又能怎样?

    关赫瑄会在见到米夏摇晃时,不动声色,及时搭把手,也会在医生需要什么手续时,跑前跑后。

    拍了片子,只是皮外伤,松了口气,关赫瑄就问:“怎么不找莫离?”

    米夏仍旧是疏离的:“她很忙。”

    关赫瑄没再继续追问,因为他看见走廊里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忙站起身,拉开病房的门:“钧婷?”

    林钧婷转过身来:“关赫瑄,你简直阴魂不散,又跟着我干什么?”

    关赫瑄却紧张的追问:“你来医院干什么,是孩子出了什么状况?”

    林钧婷不耐烦的:“我的事不用你管。”扭头就走。

    而关赫瑄却追了过去,拉住她:“钧婷,你说清楚,干什么来了?”

    林钧婷用力甩脱关赫瑄:“如果你还算个男人,就别黏黏糊糊的。”

    “赫瑄,我口渴,给我买瓶水去!”米夏一手扶住包裹着大纱布的额头,一手撑着门框,看着拉拉扯扯的关赫瑄和林钧婷,嗲声嗲气的唤着。

    关赫瑄有点尴尬,林钧婷眯着眼睛审视米夏,又瞥了关赫瑄一眼,冷哼:“你还真够忙的!”又不屑的:“什么样的货色都能吞下,胃口真好。”

    关赫瑄还是出口解释:“钧婷,这是瑶瑶的朋友,受伤了,我正好看见,就过来帮忙照顾一下。”

    林钧婷现在极其反感“瑶瑶”两个字:“呸--什么瑶瑶不瑶瑶的,她早死了,骨头渣子都烂光了,想玩女人随便你,就是别在我面前提那两个字,你不嫌晦气,我还嫌恶心呢!”

    米夏冷眼旁观,暗忖:看来这个关赫瑄被林钧婷吃得死死的。

    关赫瑄到底没拦住林钧婷,颓然的回到米夏跟前:“受伤了,还是不要喝那些乱七八糟的饮料好些,我去给你买瓶矿泉水。”

    米夏莞尔:“我开玩笑的。”

    关赫瑄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流了那么多血,还是会口渴吧。”

    这么说,她还真有点渴了,可还是摇头拒绝:“不用了。”又有些好奇的:“她是你女朋友?”

    关赫瑄涩然一笑:“不,她是我老婆。”

    米夏虽然有点惊讶的,但也没说什么,关赫瑄出去买水,米夏摸出电话,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播出潘良良的电话号码,很久才接通:“夏夏。”

    “潘良良,你什么时候过来?”

    他沉默了一会儿,反问:“伤口处理好了吧?”

    米夏不作回答,只是执拗的追问:“潘良良,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看我?”

    他的声音干干的,稍显没诚意:“夏夏,你听我说,我也是一时情急,没想到真砸到了你,其实,嗯--你也清楚我那样,哪有什么劲儿啊,你也就磕破了点皮吧,现在我这边实在走不开,你等我处理完了的再说行不行?”

    “潘良良,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我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看我!”

    “晚上--晚上行不行?”

    米夏的声音有点尖:“晚上你要去点荡,哪还有时间过来看我,我要你现在就过来,立刻--马上!”

    潘良良不耐烦了:“夏夏,你变了,从前你挺懂事的,现在怎么像个泼妇似的,跟你说了我现在走不开,就碰破点皮,多大点儿事,别整的好像活不起了,行了,挂了吧。”

    “潘良良,我让你--过来看我……”他已经挂断电话,她的眼泪随之落下来,就算是个纯爷们,到了伤心处也会哭,何况,她只是看上去像个男人。

    重播,被拒绝;再重播,他再拒绝;最后:“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但她还在重播,一边又一边听着关机提示,泪眼模糊。

    一瓶水,轻轻放在米夏手边,身边有人坐下来,然后,递过来几张面纸,她无动于衷,机械性的重播着。

    面纸摆在米夏触手可及的地方,关赫瑄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离开,就坐在她身边,不去看她的狼狈,静静地陪着她,一袋药水打完,关赫瑄按铃叫来护士。

    米夏的手机没电了,不得不停止拨号,拿起面纸,胡乱的擦了把脸,顺道还擦了擦鼻涕,擦完后,才发现墙角的垃圾桶是掀盖式的,就算她扔的再有准头,想要成功入筒,可能性也不大,捏着湿乎乎的面纸,是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着实尴尬。

    关赫瑄注意到了,伸出手:“给我吧。”

    米夏的脸红了,还有些犹豫,护士正好走进来,她把面纸一下子塞到关赫瑄手上,然后脸更红了。

    关赫瑄站起身,嘴角绽开一点笑意来,把面纸丢入垃圾桶。

    小护士换好药后,拎着空药袋,低头重调滴水速度,捎带看了米夏一眼,发现她眼睛、鼻尖都红了,明显是哭过的模样,再看站在一边的关赫瑄,竟是微笑着的表情,小护士很鄙视他:“女朋友都疼成这样了,也不哄哄,还笑,真没良心。”

    米夏忙解释:“他不是……”

    小护士白了关赫瑄一眼:“还护着他,你这样会把他惯坏的。”

    惯坏?是啊,她确实把潘良良给惯坏了,当初第一次抓到他和别的女人鬼混,不该只看他掉几滴眼泪,扑通一跪,就轻易原谅了他--你自己都表现的那么大人大量,还能指望别人小心慎重?

    小护士把关赫瑄好一顿数落,关赫瑄诺诺称是,一唱一和的,到底把米夏说乐了,小护士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只等剩下他们俩人,米夏忍不住要问:“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关赫瑄双手插兜,倚靠着床头柜,笑容温和:“有些误会没必要非得去解释的一清二楚,反而让那些心里揣着美好幻想的朋友尴尬。”

    米夏始终垂着头,削得薄薄的短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模糊了表情,只是说话还带着明显的鼻音:“让你见笑了。”又有点不好意思的:“哭得这么难看。”

    关赫瑄的声音温润,像他的人一样,令人感觉踏实:“人呐,落地就得哭,你要是不哭,打也要打哭你,活上一辈子,谁能保证不痛它几场,泪水可以冲淡因负面情绪而产生的毒素,我的朋友要是伤了心,我不会跟他说‘别哭’,而会催促他,难过就哭出来--使劲哭个够,发泄出来后,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米夏稍稍抬头,红红的眼睛透过发丝间隙看向关赫瑄,诚挚的:“你不像坏人。”

    关赫瑄挑眉:“有时候,越是看上去不像坏人的,坏起来越要命。”

    米夏接话:“就像你的朋友沈夜?”

    关赫瑄微敛笑意:“他不是我朋友,他是我妹夫。”又叹息一声:“不过,他确实能要人命。”

    妹夫难道就不是朋友了?米夏一时搞不懂,又想起之前关赫瑄和林钧婷之间的争吵,试探地问:“离离和你妹妹,真的那么像?”

    关赫瑄想了想,走过来,坐下:“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

    “浅尝和辄止出生前,我在大街上捡到差点被我的车撞到的她。”

    关赫瑄蹙眉,一脸的不舍:“她不是长得像瑶瑶,而就是瑶瑶,真正的莫离早在七年前已经死了,她们是孪生姐妹,因为同时落海而互换了身份,七年前,我们把莫离当瑶瑶埋葬了,而瑶瑶却以莫离的身份活下来。”

    米夏惊愕的:“你们怎么确定她不是离离而是瑶瑶?”

    “真正的莫离死前精神已经彻底崩溃,而现在的离离,你也看到了,她很健康,当然,也可以说死过一次的人因环境改变而使心理随之变化,但关键是,浅尝和辄止是沈夜的骨肉,真正的莫离从没和沈夜有过接触。”

    米夏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反应过来后,首先想到的是:“沈夜他喜欢孩子?”

    沈夜的心思,就连瞿让都摸不透,何况是关赫瑄,不过有些事情可不是秘密:“他爸一直想要抱孙子,而浅尝和辄止那对孩子,谁能不喜欢?”

    米夏咬着肉肉的下唇,半晌后再开口:“他们是她的命,她不能没有他们。”

    关赫瑄轻叹一声:“或许他想要的不止是孩子。”

    妇产科门诊室,这位笑起来十分友善的主治医师,是林钧婷托关系预约的,做完检查后,主治医师看着检查结果:“你有过刮宫史。”

    林钧婷实话实说:“是。”

    主治医师颔首,再开口,语重心长:“你的子宫壁已经非常薄了,出于职业道德,我奉劝你最好保留这个孩子,因为再刮一次很有可能造成以后无法受孕的严重后果。”

    林钧婷的脸色有点白,来之前下定的决心,在听完这句话后有点动摇。

    主治医师看着林钧婷的表情:“你还是回家去跟你丈夫好好商量商量再做决定吧,毕竟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哪想到,本已动摇的林钧婷听见主治医师这么说,反倒不再犹豫:“不用跟他商量,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我们已经讲好了,先打掉,等过两年再要。”想了想,又自我安慰的补充:“再说,有人比我刮的次数还多,最后想要孩子的时候,还不是没有任何问题!”

    主治医师皱了皱眉头:“人和人的体质原本就是不同,你不能拿别人的运气当自己的筹码。”

    林钧婷却已铁了心,还有些不耐烦的:“我自己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不用担心,就算将来出了什么问题,我保证不会来找你的麻烦,这样总行了吧?”

    主治医师倒是没生气:“这也是为你好,才要跟你讲清楚的。”

    林钧婷抬手不耐烦的直招招:“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别跟我东拉西扯的,赶紧把他拿掉,我很忙。”

    主治医师连连摇头:“就算再忙,如果现在中止妊娠,你也应该躺下好好休息,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何况,你的身体素质比正常人还是有点偏弱。”

    林钧婷胡乱的点头,然后,刮宫,再一次杀掉她和关赫瑄的孩子。

    再出来,脸色苍白,嘴角却勾着满意的笑容--孩子有什么好,生出来,要养他,侍候他,大好的年华全耗在他身上了,为他失去自我,等他长大,却成了别人的……当然,如果让她给沈夜生个孩子,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

    也不是第一次打掉关赫瑄的骨肉,但这次却被他撞见上医院,难免有点心虚,想来想去,还是特意绕道走。

    而林钧婷刻意避开的关赫瑄,见她出现在医院里,怎么可能放得下心,先前给米夏买水的时候,特意在医院里绕了一圈,没找到林钧婷,后来又和米夏说了一阵儿话,面上看来滴水不漏,可说着说着,米夏突然跳出句:“你很担心吧,担心就去看看啊!”

    关赫瑄诧异的看了一眼米夏,然后笑了,只是透着明显的涩意:“居然没瞒住你。”站起身,深吸一口气:“我出去转一圈。”无意识的走过来,一抬头,竟是妇产科门诊。

    关赫瑄走到这里的时候,林钧婷已经从另一边悄悄离开。

    在妇产科门外的等候区固定钢椅上坐下,看着进进出出的女人,或大肚或平腹,或高兴或纠结,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故事,或平淡,或跌宕,等到有了孩子,又是新的开始,他们之中,还是高兴的多吧,看那些个小心翼翼搀扶着大肚女人的男人们,笑得多招摇!

    他和林钧婷结婚已经九年多了,像关家这种望族之后,本就十分在意香火传承,大伯无嗣,小姑一直没结婚,关家这代的希望全寄托在他身上,而他本人也是十分喜欢孩子,只是林钧婷一次又一次偷偷打掉他的骨肉,他努力瞒着家里,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父母原本就不喜欢林钧婷,更因为瑶瑶的事情逼他离婚,再听她打掉孩子,更是对她厌恶至极,是他咬牙硬撑着的。

    这次,确实是他算准了日子,然后有意扎破避孕套,老天还真帮他,只要林钧婷把孩子生下来,他回去好好跟父母解释解释,相信他们看在孩子的份上,会慢慢接纳她的。

    至于她和沈夜,其实她心知肚明,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当年在学校里,是她一直追着沈夜,因为她的才貌家世,才让校友错以为他们是一对。

    后来,她嫁给他时,沈夜的突然失踪不过是个巧合--沈夜是被第二宗的人强行带回去的。

    而现在,瑶瑶回来了,就连他都看得出来,沈夜眼底的光芒简直就是饿狼盯上了小绵羊。

    默默的祈祷:钧婷,我纵容你闹了这么多年,该醒了,只要你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我发誓一定会一辈子对你好!

    进进出出的女人中没见林钧婷的身影,关赫瑄暗笑自己敏感,站起来原路返回。

    老远就听见救护车激越的呼啸声,走廊里不时有护士和医生三三两两的跑过去,又有两个护士从关赫瑄身侧跑过,边走边咕唧:“怎么就那么想不开,不就是失恋么。”

    “我好像听说,这不是第一次了,她也够倒霉的。”

    “我们不是更倒霉,接了这么个主,万一抢救不过来,听说上头那些个领导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不知道会不会殃及池鱼。”

    “谁知道,去看看再说。”

    关赫瑄摇摇头,并不觉得怎样,在医院里这种事情很常见,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与此同时,莫离那边,早晨米夏打电话说今天有点事,就不过来陪着洛邈去跑签证,正常的人民群众和衙门打交道都不容易,何况洛邈还个是不正常的无组织无后台的平头百姓,加之莫离想起听到的那段有关“沈夜已经通知过各国领事馆”的墙角,有点沮丧,又不想让洛邈为难,就说暂时不想出国,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她说要走,洛邈就准备带她离开;她说要留,洛邈就打算去看房子,当然,看房子这个事,得瞒着莫离--在她手头拮据时,最是见不惯身边有人花钱大手大脚,就像骑自行车的看不惯开宝马的,何况买房子,那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吃过早饭,何晓佐收拾饭桌,刷碗洗盘子,打扫房间倒垃圾……家庭妇男这个职务他也能胜任。

    洛邈跟着莫离一起出门,仍是莫离牵着辄止,洛邈抱着浅尝,赏心悦目的一家四口。

    当然,这个“赏心悦目”是相对路人来说的,对于某些人,那可是碍眼的很。

    譬如,何晓佐。

    再譬如,沈夜。

    沈夜不是来度假的,不可能像何晓佐那么有时间全天候的守着莫离,他有工作要忙,如果因为私事耽搁,那必须要加班补回来才行。

    何况,他调过来本就是处理何氏跟“将军”的纠纷的,现在这何氏的少爷和“将军”的公子统统盯上了他老婆,那么这个“纠纷”,就得格外上上心了。

    虽然住进莫离家对门,可这几天沈夜都没回来过,今天刚回来,就撞见莫离和洛邈并肩走在一起,送他的儿子和闺女去上学,沈夜突然觉得胸口那里闷闷的。

    更关键的是,走个对面,他老婆和他闺女、儿子全盯着那个笑得傻乎乎的洛邈,居然没一个注意到他,从前不管他在哪儿,关瑶总会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存在……沈夜觉得胸口那里不但闷,还开始一阵阵的疼。

&

nbsp;   擦肩而过后,浅尝搂着洛邈的脖子往莫离跟前凑,洛邈会意,走的和莫离更靠近了些。

    浅尝贴着莫离耳语:“妈妈,我都装作没看见沈叔叔。”

    莫离退开一步,伸手捏捏她的小肉脸:“一会儿给你买好吃的。”

    洛邈把浅尝往后抱了抱,躲开她的狼爪子,还以牙还牙的伸手来捏她的脸。

    莫离笑嘻嘻的躲开,竟还跟自己的闺女争宠:“你就知道偏向她,都不帮我。”

    沈夜驻足,听着莫离的话,慢慢的转过头来--她居然对着那个男人笑,还跟他撒娇?

    该怎么形容沈夜此刻感觉?

    正譬如死水微澜的活过小半辈子,年届而立,穷极无聊时偶然发现一颗璀璨流星划开寂寥夜空,他还没从那瞬间的灿烂华美中回过神来,那流星就砸了他个波涛汹涌,这还不算,擦亮眼睛再去看,那华美流星已变成一块凹凸不平的难看陨石,一口老血涌上来,又被陨石拍下去,差点没呛死他……

    好吧,不管他把她看成星星还是石头,人家都没那闲心搭理他,一行四人有说有笑,渐行渐远。

    沈夜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才转身去开门,这是楼头,户型比莫离那间大上很多,而且年初原业主斥重资豪华装修,本打算给儿子结婚用,没想到儿媳非要在新城区买新楼,如此,叫瞿让捡了个现成的便宜,于是,沈夜对瞿让的能力更加满意……

    抬手揉揉耳朵,懒得多看一眼,面无表情走向浴室,既然外面不方便,那就进了浴室再脱吧。

    “诶,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回来都不先打个招呼的,就这么闯进来,我穿这样全都被你看到了。”明明该是抱怨的话,经她的口,怎么听怎么像撒娇。

    沈夜没搭理她,继续走。

    “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你偷看我,至少也该跟我说声对不起吧?”

    沈夜有些不耐烦:“小心挤爆了。”拉开浴室门走进去,长点心眼上了锁--谨防某人“一不小心”闯进来。

    尔岚刚开始没弄明白沈夜那话的意思,绞尽脑汁纠结好久,终于搞清楚,原来沈夜是在讽刺她的胸,可他是怎么知道她里面垫了硅胶的?

    二十岁的瑶瑶,因等他太久,腿脚麻木,突然起身不能稳住自己,只好扶着墙,她对自己的不适全不在意,却不忘焦急的跟他解释:“我是有很重要的事才来找你。”

    即便是说:“再半个月我们就结婚了,今晚可不可以……留下我?”可她的眼神依旧是那么干净,好像根本就不清楚,一个妙龄女子要留宿在男人家里意味着什么。

    他给她简单的煮了碗面,然后去洗澡,水声没能掩盖住她清冽的嗓子,大声的宣誓:“沈夜,我要学厨艺,再过几年,一定做的比你还好,到那时,天天做给你吃。”

    七年过去,她确实练就媲美特级厨师的手艺,可他却要混在一堆人中间,才能吃上一顿。

    那天晚上,她来找他,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可那个时候,他并不晓得它重要到什么程度。

    “我有了,沈夜,我有了你的孩子。”午夜梦回,这如魔咒的一段话,将他层层裹束--那个一心一意爱上他好多年的女孩儿,带着他的骨肉葬身大海,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相关文章
  • 拾来的女婿下集,淋浴出水管堵了怎么办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