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桃花之王的生肖女,女人变性男人手术图

作者:admin 2020-02-16 12:00:31 我要评论

    那一刻,泰尔斯的目光扫过紧张对峙的双方:如果他仅仅止步于此,也许伦巴的计划和目标都由此破灭,两国也能避免战火。

    却也会搭上王子自己,还有那么多正在英灵宫里战斗的人。

    塞尔玛在桌子下担忧地盯着他,悄声让他下来。

    但是——泰尔斯轻捏拳头——他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还差最后一步。

    在星辰的国是会议上,当泰尔斯激烈地反诘那位崖地守护公爵“独眼龙”廓斯德的时候,基尔伯特在赞许之余,也曾叹息着告诉他,那番畅快淋漓,逼得对手无路可退的反击,其实“并非高明的为政之道”。

    后来,泰尔斯才在许许多多的经历中明白:在权力的游戏里,只有经验不足的新手和头脑发热的傻瓜,才会像大众骑士里苦大仇深而睚眦必报的主人公一样,贪一时爽利,用凌厉凶狠、不留后路的攻势打击政敌——以泰尔斯为例,当时的他看似节节胜利,却最终把廓斯德逼成了对立的死敌,而王子不留情面的风格也让许多旁观的封臣心有戚戚,最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站在独眼龙一边,齐声拒绝承认泰尔斯身为非婚生子的继承权。

    政治不是两个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比剑,而是同一个权力场域里一群人的链条式联动,从手段到结果,一举一动都将牵扯多方的利益和态度——在泰尔斯毫不留情地将伦巴批驳得哑口无言之后,却无可避免地激化了大公们与伦巴之间的矛盾,这将给他自己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为了自保,黑沙大公将把他们全部歼灭在这里。

    这就是基尔伯特在群星之厅里想要告诉泰尔斯的事情——圆满的收场远比酣畅的胜利更难达成,却也更加重要。

    因为胜利往往意味着更进一步的对立,而收场则需要最大限度的妥协。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但他必须做到。

    至于艾希达给出的“建议”,他根本想都没想就抛到了脑后——选择了他,后果不会比跟伦巴翻脸好到哪儿去。

    可他正要开口的时候。

    “铛!”场中却爆发了刺耳的金属锐响!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伦巴的手半剑已经与罗尼的长剑格在了一起!

    厅外随即传来相应的激烈搏斗声:

    “挡住他们!”

    “先对付轻甲的!”

    而同样凶险的大厅里,一瞬之间,伦巴和和罗尼已经交换了两记剑击,两人都表情凶狠,脚步来回,进入了战斗状态。

    站在方桌上的泰尔斯瞪圆了眼睛,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操!

    这帮北方佬!

    就不听人话吗?

    泰尔斯焦急地看了一眼大门——尽管他什么也看不到,但他知道,伦巴的兵力拥有着压倒性优势。纵然能让黑沙领付出代价,他们也必死无疑。

    不行……

    不行!

    顾不上其他人的眼神,赶在罗尼和伦巴第二次对剑的时候,泰尔斯就再度抬头大吼道:

    “查曼·伦巴!”

    “你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放弃拯救埃克斯特的机会,任由它在一片混乱中沉沦,任由星辰盖过你们吗?”

    真讽刺——此刻,心脏急跳的泰尔斯吐槽着自己:几分钟前,他还在一脸不屑的大公们面前极言伦巴思想的危险性,几分钟后,他居然要苦口婆心,鼓励走投无路的伦巴重新拾起他的理想!

    伦巴微微蹙眉,后撤两步,格开奥勒修从侧面而来的一记重斩。

    “你跟我过,你想要的,比自保,比复仇,比努恩王和龙霄城的毁灭还要多那么一点点!”泰尔斯趁着他们暂时分开,竭力大喝道:“为了那‘一点点’,你付出了这么多,在早已万劫不复的绝境里抢夺最后的生机!”

    因为厅内不同寻常的动静,大厅外的搏斗声依旧连绵不断。

    混乱中,泰尔斯声嘶力竭:“那为何不再冒一次险,看看能不能抢到新的生机呢?”

    “想想你的兄长和父亲!”

    伦巴猛地抬头,脸容扭曲。

    “子!我受够了你的啰嗦!”黑沙大公咬牙切齿地还给奥勒修一剑:“你只不过想拯救自己的命,不是么?”

    “滚!”

    法克!

    一股怒气直涌上泰尔斯心中。

    下一秒。

    “泰尔斯!”

    在塞尔玛的惊呼下,泰尔斯猛提一口气,毅然地跳下方桌!

    在厅外此起彼伏的打斗声中,王子不顾一切地踩动生疼的脚步,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中,抱臂护头,向前冲去!

    他直直冲进了伦巴和罗尼、奥勒修的战圈!

    塞尔玛伸出的手只能掠过他的衣袖。

    莱科和特卢迪达大公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王子的自杀举动。

    罗尼瞳孔一缩!他正要出手的刺击,硬生生地停在半空,连着身边的奥勒修都停下了动作。

    伦巴惊讶地张嘴,没有再向前。

    “蹬!”情绪激动的泰尔斯狠狠地刹住脚步。

    他停在三人的中心,强压着快跳破胸腔的心脏,向着两边持剑的三人同时举起双臂!

    像个最悍不畏死的战士一样,死死拦在中间。

    “你疯了,”罗尼脸色难看地怒斥道:“找死吗!”

    怒气冲冲的王子毫不客气地回吼道:“是又怎么样?反正都要被围杀了!”

    泰尔斯感受着两侧的剑锋生冷,扭过头,甩着嘶哑的嗓子,只觉得眼泪鼻涕都快出来了:“伦巴,如果你有机会回到原点,回到开始的位置,再与我们博弈一次,再试着重塑你的埃克斯特,而不是接受现在的失败——为什么不愿意试试看呢?”

    “你还要拯救这个国家啊!”

    伦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狠狠地咬紧牙齿,剑锋微颤。

    “诸位大公们!”

    顾不上喘气的王子转过头,先扫过不满的奥勒修和罗尼,再死死地盯着桌子后脸色讶异的莱科大公,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那里去的特卢迪达,狠挥拳头:“我用性命立誓,我们有办法自救,不必白白死在这里!”

    罗尼和奥勒修对视一眼,贲张的肌肉依旧紧张。

    大厅外的搏斗声依旧激烈。

    不知伤亡已有几何。

    短暂的对峙马上被伦巴打破了,黑沙大公强压情绪,胸膛起伏地喝问道:“你他妈打算做什么?”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像你的,我要拯救‘你’的命,”王子拼尽全力,绞尽脑汁:“顺便拯救我们其他人的命!”

    “泰尔斯王子,我们都对您印象深刻,”莱科大公的声音充满了不悦,冷冷传来:

    “但此刻起,这已经是埃克斯特的内务了!”

    他显然对王子“拯救命”的法很不满。

    “当然!”气急的泰尔斯断喝道。

    “所以我只负责提出建议,试着服你们!”泰尔斯大声道:“选择与否,全在诸位!”

    “晚两分钟再杀死彼此,不行吗?”

    “北方佬!”

    不知道是他的疯狂举动赢得了尊重和注意,还是那句侮辱性的‘北方佬’起了效果,泰尔斯话音落下后,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一时只余众人粗重的呼吸声。

    这个时候,大厅外的搏斗声作为背景就显得越发刺耳。

    “两分钟!”泰尔斯焦急地重复了一遍。

    莱科大公睚眦欲裂地瞪着他,鼻翼翕张。

    伦巴则眼神犀利,犹疑不定。

    塞尔玛担心地望着他。

    就在高举双臂的泰尔斯觉得快支持不住的时候……

    伦巴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似乎有了决意。

    只见他放下了剑锋,狠狠一剑,插在地上。

    “黑沙领,稳住了!”伦巴颇有些怒意地大喝道:“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手!”

    厅外的声音顿时了不少。

    泰尔斯立刻把逼视的目光投向莱科大公。

    老大公神色古怪,先是缓缓闭眼,然后才猛然睁开。

    “贾斯汀勋爵!”秃头的大公声音少见地洪亮:“麻烦你,暂时按兵不动!”

    “阁下,”贾斯汀勋爵的声音传来:“你们需要帮助吗?”

    莱科跟伦巴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不。”

    几秒之后,厅外的声音彻底停息下来。

    罗尼和奥勒修对视一眼,一者不忿,一者愤恨地放下武器。

    见到此情此景,特卢迪达轻轻吹了个口哨,似乎怡然自得——直到莱科大公的眼刀袭来。

    “两分钟。”莱科冷冷道。

    泰尔斯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酸痛的手臂。

    但他没法休息。

    因为整个大厅的所有目光再次压在了他的身上,比之前的每一次更重,更冷,更难承受。

    王子掐了一把大腿,强打起精神,抬头看向情绪不稳,表情难看的双方。

    该死。

    一方要打破共治誓约的体制,结束大公分立的状态,重塑集权的埃克斯特。

    一方要维护共治誓约的框架,清除他们中的异类与叛徒,守护自身的利益。

    两分钟。

    而他只有两分钟。

    去服在根本目的和基础利益上都有极大冲突的两方……

    握手言和!

    而且……

    这种巨大的分歧矛盾,还是他点出来的!

    顶着双方杀意沸腾的眼神,那一刻的泰尔斯真诚地觉得:

    跟这个比起来,看似不可理喻的吉萨和艾希达,就像温顺的猫狗一样,听话好哄。

    但他没有选择。

    自己和塞尔玛还在这里,其他同伴们还在艰苦奋斗——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倒下了。

    他必须成功!

    下一秒,不等其他人出声,泰尔斯就直起胸膛,着急地开口。

    “伦巴!”

    他快速地道:“你担心的,是从这里走出去之后,诸位大公会合力对付你,对你不利,甚至毁灭你?”

    “对不对!”

    拄剑的伦巴大公紧抿嘴唇,目光生冷,没有话。

    但泰尔斯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他的回应了。

    王子猛地扭头看向另外四人:

    “诸位大公,现在你们最迫切的愿望,是在被伦巴死死控制的英灵宫里,在他压倒性的重围里活着走出去,回到自己的领地,守护自己的家族!”

    “对不对!”

    四人对望一眼,在不满和愤怒中不言不语。

    塞尔玛呆呆地看着泰尔斯,为他夹在双方之间的处境担忧。

    泰尔斯甩了甩脑袋,吹出一口气,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他咬牙抬起头,盯着最顶端的云中龙枪石刻。

    “所以,一方想于现在活着,一方想在未来活着。”

    “为此,你们要在这里达成共识:掩盖努恩王的真正死因,”泰尔斯觉得一阵胸闷,但他还是用力地把语句从嗓子里喷出来:“大公们将确保伦巴不会带着弑君者的罪名走出英灵宫,并放弃在未来对他不利的企图。”

    莱科大公冷哼一声。

    “伦巴则在此时此刻,放过我们的性命,让我们活着离开,”王子清冷地道:“用现在,交换未来。”

    伦巴则咧开嘴,露出牙齿。

    “没有用的,”黑沙大公不屑一顾地摇摇头:“多亏了你,他们现在忌惮我,恐惧我,更不会放过我。”

    伦巴冷冷瞥视着大公们:“哪怕不是弑君的罪名,或迟或早,这个原因或那个理由,他们都会领兵征伐我,毁灭我。”

    罗尼很适时地点了点自己的剑刃:“真聪明。”

    那个瞬间,泰尔斯从没有如此讨厌过不识趣的罗尼。

    可恶。

    要最快速地直击主题!

    泰尔斯倏然抬头,向着伦巴开口,语速加快:“没错,他们不会放过你,因为你就是那个以弑君的方式践踏共治誓约,还试图用变革彻底摧毁共治誓约的异类。”

    “为了维护共治誓约,也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四位大公一定会联手毁灭你!”

    看着伦巴越来越不善的眼神,泰尔斯表情一肃,话锋急转:“除非……”

    在所有人的凝视下,泰尔斯正色道:

    “除非查曼·伦巴的性命,已经和共治誓约绑在一块了——毁灭你,就等于毁灭共治誓约!”

    此言一出。

    “什么?”

    包括伦巴在内,四位大公们齐齐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泰尔斯。

    唯有塞尔玛若有所思地晃晃脑袋,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王子又一次出乎了男人们的意料。

    只见泰尔斯·璨星猛吸一口气,目光毅然,语气坚决,怀着焦急与果断,挥出手臂!

    “我提议,诸位!”

    莱科大公微微挑眉,疑惑地看着他。

    但王子还未完。

    “遵循埃克斯特自古以来的伟大传统,按照耐卡茹共治誓约的恒常惯例……”

    泰尔斯咬紧了牙关,闭上眼睛。

    圆满的收场。

    政治的妥协。

    利益的捆绑。

    “在努恩王不幸逝世之后,在场的诸位大公们,于此时此地……”

    王子遽然睁眼,斩钉截铁:

    “召开选王会吧!”

    那个瞬间,五位大公齐齐色变!

    “你们将共同选举黑沙领大公,查曼·伦巴……”

    “为伟大埃克斯特王国的……”

    泰尔斯的手臂直指满面惊愕的黑沙大公,高声正色道:

    “下一任共举国王!”

    那个瞬间,大厅里所有火盆的火焰,仿佛都一齐颤抖了一下。

    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泰尔斯完了话,按住剧烈搏动的心脏,用力地喘息着。

    一秒。

    两秒。

    静谧的大厅里,特卢迪达惊异地眨了眨眼睛,深呼吸三次。

    罗尼和奥勒修像是石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僵在了原地,只有视线牢牢停留在王子身上。

    莱科大公面无表情,但他的眉毛和上唇不断地抽搐着,皱纹起伏。

    他们刚刚生死相决的戾气,仿佛在一瞬间被驱散了。

    连沉思中的塞尔玛都一时忘记了思考,瞪大眼睛看着泰尔斯。

    而查曼·伦巴——泰尔斯直指的焦点人物,则带着前所未有的奇异目光,难以置信地盯视着星辰王子。

    这个……

    原本杀气腾腾的黑沙大公,此刻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这个男孩……

    他刚刚……

    了什么?

    共举……国王?

    ??我总觉得,泰尔斯在那两分钟里不完那么多话……

    ??你们觉得呢?

    ?

    ????


    (本章完)
相关文章
  • 桃花之王的生肖女,女人变性男人手术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