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清纯班长大人的日常生活曲烬,丝袜女孩的自传

作者:admin 2020-02-16 12:00:33 我要评论

    慕言琛发动了自己的所有力气去找安雅清都没有找到。只能每天守在豪庭佳苑。

    安雅清为自己之前离开豪庭佳苑的举动感到庆幸。幸亏现在不住在哪里了,要不然慕言琛现在带着人家现在的女朋友回去看见自己和孩子在那里得要多么尴尬。

    安雅清看着在那里笑的像开了花的儿子,打算今年过年带着孩子回家,三年了,自己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现在是该向父母请罪了。

    但愿父母能看在这个可爱的孩子的面上原谅自己。

    小家伙两岁多了,虽然小家伙平日里看起来并无异常。之前安雅清一直还庆幸,毕竟孕期有禁忌用药史,孩子一直都很健康。但是自从孩子越长大,活动量增大以后身体的问题还是被暴露出来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感冒,安雅清就知道自己的孩子并不像想象中的健康。

    即便是用药以后安雅清就已经为自己孩子的健康做心理准备,但是当真正被被证明的那一刻,安雅清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孩子被证明有心脏病那一刻,安雅清就开始存钱了。但是帝都这个花钱如流水的地方,自己的存款和工资能不让女子两人风餐露宿就已经很不错了。负担起心脏病的手术,还真是困难。

    安雅清继续一遍又一遍的查看了自己的银行账户。果然应了那句话,钱是挣出来的,不是数出来的。

    慕言琛接到杨晨颉的电话时很郁闷。自从自己醒了以后,慕辰阳就不停的念叨,人家杨家既有儿媳妇,又有小孙子。

    现在慕言琛的印象里,工作做的再好,挣得钱再多。都不如娶一个能生孩子的媳妇的人有本事。

    就像杨晨颉找了老婆,生了孩子。

    最近谢念安也很能蹦跶,自己原本和谢念安是同龄人,以前两人在聚在一起都是直接叫名字。现在谢念安张嘴都是哥、哥的叫,还经常说自己不结婚,害

的他和慕爱媛都不能结婚。对于谢念安这种嘴贱耍宝的性子,慕言琛很是无语。

    安雅清收拾好房间,盖上防尘布,便买了回家的火车票带着小贝贝同学踏上了回家路。原本苏清舒很是舍不得让小家伙坐火车的,但是因为小贝贝身体情况特殊,无奈之下只能坐火车。

    安雅清提前告诉过安妈妈,自己回家。但是并没有说过,还会带一个小外孙回家。

    “雅清,终于回来了。”安妈妈看见自己面前的闺女,满眼热泪,三年没有回家,虽然是不是一家三口会视频通话,但是这到底是不一样的。小家伙走在妈妈的后面,前面的安雅清和行李箱将小家伙挡的严严实实。

    “妈,我回来了。”

    “走,赶紧进屋子里面说。”安妈妈开心的伸手去接安雅清的箱子,便看见走在自己后面的孩子。“呀,雅清,谁家的孩子是不是走丢了,怎么跟着你后面回来了。赶紧赶紧给火车张去个电话,不要让孩子的家长等的着急了。”

    “妈,这不是走丢的小孩子。这是,这是。”安雅清原本做好的准备这一刻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张嘴,只能这是了半天脸都憋红了,还是没说出来这是自己的孩子。

    “不是走丢的孩子就好,走赶紧进去,外面怪冷的。”安妈妈看着小贝贝红彤彤的小脸蛋,觉得隐隐有点面熟。但是小家伙很有礼貌,看见安妈妈看自己便乖巧的叫道“外婆好。”

    “唉,好好好,真乖。”

    “妈,我爸不在吗?”安雅清进屋并没有看见自己父亲,便随口问道。

    “你爸呀,估计快回来了。你刚回来看见了吗?村口新开了一家超市,你爸爸听说你要回来,真高兴的去买东西。刚才还给我打电话说正在结账,过不了几分钟估计就回来了。”

    “雅清,这是你同事的孩子吗?这孩子长得还真讨喜。”安妈妈说着便爱不释手的拉着小家伙。

    “妈,对不起,等爸爸回来了,我再说。“安雅清看着这会因为不知情而开心的妈妈。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一会儿,告诉他们这孩子的身世,父母还能不能接受。安雅清正想着便听见门口传来开门声。

    “清叶,闺女还没有回来吗?”

    “回来了,回来了,赶紧进来。”

    “爸爸,我回来了。”安雅清看着走进来的安爸爸,三年没有这样面对面的见面,父母明显比之前更老了一些,尤其爸爸,年轻时都干的是体力活,年龄一大,这干活的后遗症就出来了,略微有一些驼背。

    “回来了,回来了,好呀。哎吆,着小不点是谁?长得真好。”安爸爸最稍微笨一些,夸人最多就是说长得好看,秀气。再就没有其他了。

    “爷爷好,我不叫小不点我叫安谦玉,您可以叫我贝贝。”小家伙双眼盯着安国安手里的袋子,一本正经的纠正这安国安的话。

    ”哈哈,小贝贝,小贝贝好。你叫安谦玉?”安爸爸猛地反应过来这孩子和自家人一个姓。

    “爸,对不起。”安雅清低着头说道,“贝贝,去房间里玩,妈妈和爷爷有话要说,一会儿陪你玩,好不好。”安雅清说着就将小家伙送进了旁边一个卧室模样的房间。一路上,都没有敢回头看自己的父母。

    “清叶,这是怎么回事?”安国安看着女儿的背影,惊讶的问道。

    “唉,估计是咱们姑娘的孩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见......等雅清出来了再说。”安妈妈说完客厅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安雅清进门便看见父母都心不在焉的坐在沙发上。

    “爸爸、妈妈,对不起。”安雅清说着便跪在了父母的面前。

    “是那个你准备带回来见我们的男孩的孩子?”

    “嗯嗯,是的爸。都怪我。”安雅清说着便留下了两行清泪,不是觉得自己委屈,而是觉得对不起父母。

    “那他人呢?”安爸爸从始至终语气都是很冷静。

    “原本打算他出差回来就带回来见你们的,但是出差的第一个月我们还能联系到,后面就再也没有联系到过。”安雅清不敢隐瞒,如实的回答父亲的问题。

    “没有联系上,那你们见过面吗?”

    “没有,妈妈,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他的朋友我原本就不认识。联系不到他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找谁。他走了第四个月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我去学校问过老师,也问过他同班的同学,大家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雅清,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安妈妈害怕安雅清是被骗了。

    “他和我是一届的同学,也是金大医学院的,我们是实习的时候认识的。”

    “是你的同学,应该不是骗子。那你有没有打听,他是不是出差的时候出事了。”

    “妈妈,刚开始我也以为是这样的,所以我反复的拨打他的电话,但是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接听,直到有一天,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挂断,我就知道,他应该是......“

    “哼,这和骗子有什么区别,不,这比骗子更无耻。那他知道孩子的事情吗?”安爸爸气愤的骂道。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安雅清想,以慕言琛慕氏集团继承人的身份来说,要知道自己有没有孩子很容易,就看慕言琛想不想知道而已。

    “雅清,从你生了孩子到现在你都没有见过吗?”

    “没有见过真人,但是前几天我在电视上看见了。”

    “电视上?你不是说他是学医的吗?怎么他还是个小明星?”以安妈妈日常接触的范围来看,明星是最有可能的,尤其在帝都那种繁华的大城市里,尤其最近几年,明星离婚被爆出来的越来越多,而且明星都很有钱,安妈妈就理所应当的认为慕言琛就是一个不想负责人的小明星。

    “妈,不是明星。以前我不知道,以为他和我一样只是家在帝都的一个学生。但是前几天从新闻上我才明白他是慕氏集团的继承人。他马上就要出任慕氏集团的总裁了。”

    “慕氏集团?就是那个慕氏?”三年前安雅清暑假离开家去帝都上班不久,就来了一个自称是慕氏集团的人。把当地的老旧的房屋都拆了,给村里盖上了新的红砖瓦房,而且还帮村里修了公路,现在村子里的交通可谓是四通八达。

    虽然安雅清的家在农村,但好在这是是江南水乡,所以慕氏还在这里修建了度假村。让村里的人收入水平较之前翻了一番,慕爸爸估计,等到度假村项目完全竣工后这里的收入还会更高。

    以前破旧的卫生院,因为工资水平低,大学生没人愿意来这里就业,因此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村医。很多人的病都因为误诊和救治不及时耽搁了,现在卫生院建成了十里八乡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小医院。

    很多工作人员都是大学毕业,医疗设备也是比之前好了很多。就连救护车都增加了好几辆。可以说现在这方圆十里,没有人不知道慕氏集团,也没有不感激慕氏集团。许多的大学毕业生都愿意回来这里就业。留守儿童、空巢老人明显的减少。

    过去农民真正的是靠天吃饭,一年风调雨顺,大家的收成就有基本的保证。但是如果稍微遇上一点干旱或者水捞,这里很多人家便会颗粒无收。现在慕氏集团投资了蔬菜大棚,农田里投资了滴灌,排水系统。所以现在大家再也不用看老天的脸色了。

    可能是投资者的款项很到位,对于其他地方来说,修建这些没有个十年也得有个五载啊,但是慕氏集团投资的这里。半年,所有的基础设施都修建完成了。

    现在也就仅仅剩下度假村项目的收尾工作了。

    所以慕氏集团安爸爸和安妈妈也是知道的。

    “雅清,你没有被骗吧,慕氏集团人很好的,你看看咱们现在这里的建设和大家的生活。怎么可能会是慕氏集团?”打死安妈妈也不愿意相信,骗自家女儿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慕氏集团的继承人。

    “妈,前几天新闻上都出来了,我不会认错的。”安雅清并没有把慕氏集团投资自己老家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扯关系。商人重利,这只不过是慕氏集团发展的一个项目而已。

    “唉,你起来吧。”安爸爸说着便伸手将自家的闺女拉了起来。即便是对于女儿未婚先孕有多生气,但是看见那个现在已经会说会走的孩子,也知道女儿这几年过的不容易。

    “爸爸,妈妈,这几年真的对不起,都是我识人不清。才会给你们蒙羞。让你们脸上无光。”没有预想中的打骂,这让安雅清心里更是难受,父母年龄大了,自己不能陪伴左右,现在还带着抛弃了自己的男人的孩子回来。这让安雅清很是愧疚。

    “唉,雅清,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和你妈妈的,你对不起的也就只有你自己。只是这几年苦了你自己。这就是你这几年不回来的原因?”

    安雅清点了点头,没吭声。

    “你这傻孩子,一个人在外本就不容易,你还要生养这么小的孩子。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安妈妈心疼的看着自己女儿。虽然这二十多年自己养女儿也不见养的多么精致,但是也是尽夫妻两最大的能力,让女儿过的舒服。

    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因为别人家的儿子受了这么多的苦和委屈,三年,连家门都不敢入。

    “妈,我打算继续带着他,明年他就上幼儿园了,到时候直接送去学校就行。我们医院附近恰好有幼儿园,我接送也方便。”安雅清不打算告诉父母,孩子生病的事情。

    自己一个医生现在都对孩子的病情没有办法,更何况一辈子跟农活打交道的父母了。那昂贵的手术费用也不是父母能承担的起的。所以现在说了也是徒增父母的烦恼。

    “雅清,一个人养孩子很累。也很难。”

    “嗯嗯妈,我知道,但是这些事情从我打算生下他的那天我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要不,让你妈妈去帝都那边照顾你们吧。”安爸爸舍不得女儿受苦,只能苦着自己。
相关文章
  • 清纯班长大人的日常生活曲烬,丝袜女孩的自传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