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别bb了近义词,说说经历过的男人

作者:admin 2020-09-16 10:34:21 我要评论

    一晚,时间凌乱。次日,韩东惊觉闹钟在响,不得不打起精神,强行起床。

    温柔乡醉人,更显别离。

    没舍得吵醒仍安睡的妻子,他起床简单洗漱,帮着准备好早餐后,便不得不去往机场。

    九点的机票,已快八点了。

    出门,乘着温君洁车子去机场的路上,韩东给傅立康打了个电话。打算去看他一趟的,只大早上不大合适,有可能老头还没起床。通话结束,韩东瞄了眼腕表:“温姐,再开快点,别赶不上飞机……”

    温君洁指了指前方堵着的车流:“韩总,这怎么快。”

    韩东无奈:“绕路,前面挤过去,走外环。”

    温君洁笑了笑:“你别急,肯定不耽误你时间。夏总还没起床啊。”

    “嗯。对了温姐,她怀孕了……我不在这段时间,麻烦你帮忙多照顾下。还有,这事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她不想让人知道。”

    “啊?”

    韩东也不解释,自顾叮嘱:“尽量别让她太辛苦。总之我全交给你了,有差错,就找你。有难处的话,你可以找我。”

    温君洁瞥了一眼:“强人所难啊。那是我领导,是我说想照顾就能照顾的?她要工作,我还能管着不让她工作不成。”

    “那你帮我盯着点她生活方面也成。”

    “不行。你们夫妻俩好说,我一外人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干嘛。万一被夏总知道我告密,我还能不能在她身边做事了?”挑了下眉头,温君洁略微古怪:“韩总,你关心人一直这种方式么,为什么不直接去关心她。工作及其它因素好像都是外因,凡事有心即可为吧……”

    “打住打住,前面有空位,赶紧挤进去。”

    温君洁本来不习惯别车,实在怕耽误韩东时间,只得硬着头皮将半个车身强塞进了一辆奔驰前头。喇叭声刺耳,后车随即开窗骂骂咧咧嚷嚷了几句。

    若非她态度好,忙探头出去道了歉,后车司机已经想从车里下来理论。

    韩东顾不上这些,因为频繁的电话已经打来。

    悦城那边到了上班时间,黄莉本打算亲自盯着施工的。可那些所谓制内工作人员,上班却比工人还要早。一大早就堵在了商业街入口处。

    活自然是干不了,黄莉还因跟对方发生口角,被扣上无视禁令的罪名,差点被强行给带走。

    电话中,黄莉声音还有些发颤,显是真给气到了。

    韩东认真听着,脸上余存的温和逐渐散去。停顿而缓慢道:“他们还在现场?”

    “对。”

    “那让人该干活就继续干活,短时间他们肯定没完全的执法权,就以这个为切入点,找保安耗着他们。至于抓人嘛,抓你也好,抓其它人也罢。让他们抓!我看他们能抓多少!!”

    “可是东哥……”

    “没有可是,耽误一天工期,咱们前期营销筹备发出去的钱效果就差两分。即便耽误了一天,明天,后天呢?谁也拖不起。小莉,这是我能帮悦城弄到的最后一笔钱,不能出任何差错。营销做不起来,悦城就真完蛋了。”

    “那东哥你什么时间可以过来。”

    “飞机不晚点的话,五个小时内。”

    “好,我让工人继续开始工作。”

    “还有没有其它事。”

    “没了。”

    温君洁能感觉到短短一个电话,男人判若两种个性的转变。也听到了点什么,好心道:“韩总……夏总身份太敏感,你作为她丈夫,做事的时候要帮她考虑考虑。”

    韩东充耳未闻,自顾又拨了个号码。

    不是打给白雅兰让她想办法调停,而是直接打给了公安局。意思很简单,让他们出面去缓和稍显紧张的对峙局面。

    接连几个电话,他深呼吸回神:“温姐,你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

    韩东躺靠在了座位上,闭目揉了揉发涨的眼睛:“我知道你是好意,但这些事你不懂。”

    “明白,是我多嘴。看你没怎么休息好,要不你睡会,到机场我叫醒你。”

    “哪睡得着。”

    韩东开窗,呼啸的劲风中,早晨稍显浑浊的思维渐渐清晰。

    樊沧海的人?

    如果不是樊沧海做出安排,还有谁能够干涉张全伟?这不单单是找茬,而是茬找在这节骨眼,非对悦城形势了若指掌才行。

    古舟行在牢里,牢里……

    思维碰撞之余,韩东突的脑中灵光闪动,慢慢坐直。他又记起来一个人,不但对悦城了若指掌,还跟古舟行涂青山等人有着他看不到的联系。

    上次普阳易主,妻子被刻意针对以至出局,亦然跟悦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差不多,奇怪而诡异。怀疑过那场事,未作深究,因不管她有没有参与,起到的作用不是决定性的。

    就普阳的制度跟古清河的提前设计,妻子被赶出普阳,无非早晚一天。且他跟她摊牌,分开。如非太出格的事情,他潜意识中有躲避心理,不愿过多牵扯。

    可现在看来,虽全是猜测,真相几呼之欲出。轻拍着脑门,韩东又勉力将这些乍然起来的念头抛除在外。张全伟,关新月,这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她似乎没必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哪怕要做,他也想不通她靠什么让张全伟帮她对付悦城。

    一事未明,电话仍旧持续。

    韩东收敛心思,再次拿了起来。是妻子电话,估计是早晨起床没见到他……

    “老公,你在哪啊。”

    懒懒的声音,捎带嗔怒。韩东油然生笑:“怕吵到你,在去机场的路上……”

    “那也不能招呼不打一个。”

    “下次一定打招呼。”

    “哦,注意安全。等这边楚新跟律所正式签约后,我找时间去海城看你。”

    “不用来回奔波。快结束了。”

    “什么?”

    “我是说,我这边工作快结束了。忙完,在一块的时间自然就会变多,我本来也不太管悦城的事。”

    “谁稀罕跟你在一块。”

    “我想,照顾你。嗯,说话不方便,同车有耳。等我到海城再回给你。”

    “那你有困难的话,别忘了告诉我……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可是,我有钱,暂时有钱。过了这个暂时阶段,你再用钱,就不容易了。”

    韩东失笑:“知道,我媳妇是富婆。”
相关文章
  • 别bb了近义词,说说经历过的男人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